在中国留学市场上,爱尔兰来晚了吗?

发布时间:2018-12-25 11:18:48 编辑: 手机版

 相比美国、加拿大和澳洲等主流留学目的地,爱尔兰最近几年才感受到中国留学生的热情。

自2014年以来,留学爱尔兰的中国学生数量稳定上升,每年以两位数速度上涨。据爱尔兰签证处统计,仅在今年1到8月,赴爱留学签证申请人数增长20%,预计今年赴爱留学人数有望突破3000人。

这个数字不小,但相对留学大国而言,还有些差距。中国留学生向来热衷去英语国家留学。在过去十年里,英美加澳已经做足了市场教育,就连南太平洋的新西兰也分到一杯羹。从数字上看,过去一年,英国向中国学生发布8.9万张留学签证,而留美学生数量甚至高达35万之多。加拿大则有14万中国留学生,新西兰有四万。

爱尔兰的确没有其他英语国家的面积优势,但七所公立高校和14所理工院校的规模,也不是没有竞争资本。

或许有人会用爱尔兰整体高校排名不如英美加澳,来解释它对留学生吸引力水平的现状。但有趣的是,美国虽然是吸引留学生最多的国家,但其本地学生最爱的留学目的地却是爱尔兰。

另外,英美加澳大学的排名之所以靠前,正得益于它们的国际化招生策略和科研合作。如此来看,高校排名更像是发展结果,而非导致对留学生吸引力不强的原因。将时间倒回至二十年前,英美加澳的大学也未必如今日一般闪光。

可以肯定,各国高校们分食全球化成果已有时日,爱尔兰的确晚来一步。但好消息是,还有机会。

 

历经危机

 

当Thérèse Martina Healy2006年来到中国时,她发现这里的学生对留学有认知,但“名单列表”上却没有爱尔兰。

有两个原因导致这一局面。“在地理上,爱尔兰还是没有澳大利亚或者新西兰有优势。另外,其它国家更早意识到中国的重要性,在过去已经投入大量资金以培养市场辨识度。”当时,尽管爱尔兰高校与中国有着学术联系,但并不注重市场拓展,只有都柏林大学在北京建有固定办公室。

但还没等大学们来开拓市场,考验就来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各国而言都是一道坎。缩减支出成了最直接的生存策略,而动刀的领域也涉及到教育。

根据欧洲大学协会(EUA)的数据,一些欧洲国家不惜牺牲教育经费来度过难关。这么做的国家也包括爱尔兰。

从2008年至2017年,希腊、西班牙、塞尔维亚、英国和爱尔兰减少了超过20%的教育经费。爱尔兰国内经济也是一片灰蒙蒙的景象。2012年,该国失业率抵达历史高位,为16%。在爱尔兰奋力求生的这些年,中国出国留学的人数高速增长,增长率在2009年达到十年峰值27.53%。今年,这个数字已经突破60万大关。

正是在这个阶段,爱尔兰高校的国际排名普遍下降。

 

向外探

 

在主要几个世界大学排名中,高校国际化程度、师生比等指标占据关键位置。因为经费缩减,爱尔兰高校不得不控制师生招聘人数。十年里,入学学生人数超过20%,但老师数量却维持不变,师生比例下降明显。这直接导致爱尔兰高校排名整体下滑。

一些高校开始“自救”。时任都柏林大学校长的Hugh Brady开启大胆的教育改革。在任期间,他领导了几项重大且颇具争议性的制度变革,包括重组本科课程体系,建立交叉学科研究机构,为筹款大力发展校友关系,以及坚持国际化策略。批评人士认为,这些行为有违教育事业的本心,太过商业化。

但不可否认,改革奏效了,特别是国际化策略。都柏林大学的年度研究经费从4900万涨到1.13亿欧元,在校总人数上升2000多人。在他轮值主席团的最后18个月里,为UCD筹集到的慈善捐赠金额几乎翻了两番。最直接的成就是,UCD在QS世界大学排名中的位次从221位挤进前100。

高校国际化带来的实际好处给爱尔兰教育提供另一种思路,既然内部限制诸多,不妨向外探一探。现担任爱尔兰驻上海总领事的Healy认为,2009年的经济衰退可能让爱尔兰在教育领域的讨论更为深入。

“我很理解学校们对经费问题的抱怨,但我也无法评判政府行为的对错。在那段时间里,一些需要支持的事务可能无法给予足够帮助,但好消息是,我们每年都在想法设法做一些积极改变。现在爱尔兰经济情况向好,教育改革的讨论也在继续。”Healy对界面新闻说。

一些积极变化的确在发生。据Healy介绍,爱尔兰政府对研究合作的整体经费在增加,另外,该国教育部门正在调整高等院校的整体结构,比如将发展好的理工学院进行大学化“升级”。

“钱是一方面,但除此之外,政府的确是在尽可能提供资源和机会,为大学们吸引更多优秀学生、老师和研究员。”Healy说。

 

好时机

 

爱尔兰在教育国际化上的步伐看起来是加快了,特别是对第二大留学生来源国——中国的重视程度在加持。

2015年,爱尔兰教育推广处专为中国留学生设立一项国家级奖学金项目,有16所高校参与其中,奖学金总额超过150万欧元,涵盖100多个不同的专业领域,足够每年250名学生赴爱学习。

在专项奖学金推出的第二年,爱尔兰成为中国国际教育展的主宾国。也是同一年,英国宣布脱欧公投的结果。

尽管,大多数爱尔兰人对英国公投结果表示震惊,但在当年的展会上,参展的爱尔兰高校代表们几乎都运用同一套宣传词:如果英国真正决定脱欧,爱尔兰将成为欧盟区唯一一个英语国家。这个Title的战略意义将带来不少机会。

得益于农业发展,爱尔兰在生物制药、食品科学、免疫学等领域的研发能力排名突出。免疫学,动物和乳制品世界排名第一;纳米技术,农业科学排名第二;分子生物学与遗传学世界排名第四等。这些领域也是它吸引国际人才的传统优势。

但不满足于此,爱尔兰在近几年加大对科技创新的布局。利用低企业税,它吸引一大批诸如微软、谷歌、亚马逊和苹果等科技巨头们。2016年,该国政府推出“专利盒”的策略,为企业研发和知识产权等利润施行优惠税率。

跨国企业聚集带来了经济增长,爱尔兰的经济情况从2009年的一蹶不振,一跃成为欧盟GDP增速最快的国家。随之而来的是对人才需求增多。到2017年,爱尔兰失业率从16%的阴影中走出来,达到5%的低点。

人才被放到一个关键位置,特别是高校培养的技术研发型人才。更值得期待的是,若英国正式脱欧,欧盟或许会调整对高等教育拨款,爱尔兰高校有机会获益更多。

“我们的确看到欧盟学者回流,回来之后,他们的研究可能会继续得到欧盟的资助。他们将爱尔兰作为撤回地,也就变得很正常。”Healy评论道。

“但我们更在意完成爱尔兰整体的教育目标,比如扩大在亚洲的影响力。”

 

留住人

 

一切都在好转。教育对翡翠国的重要程度,不再只是特殊类别的的贸易品,而是为未来经济增长供血的营养液。这点在留学生政策上体现得明显。

爱尔兰在去年修改了留学生毕业签证制度。在爱尔兰留学的本科毕业生,有权申请额外一年的居住签证,用以在当地实习或工作,而硕士及以上学历的毕业生,则享有两年的居住签。修改毕业签证制度,是为了鼓励留学生在当地就业。该国教育部门还算了一笔账,预计到2020年,这则政策修改将提高爱尔兰国际教育的总体价值,使之达到21亿欧元,同比增长33%。

与其他国家不同,爱尔兰还允许留学生利用课余时间打工挣零花。“很多学生想要为父母减轻负担,而且在校外打工也能让他们与本地社区联系更紧密。”Healy说。

十年前,Healy刚来中国时,就对这里的学生们印象深刻。他们不仅努力,对海外的好奇心也令她惊讶。“或许,他们可能没有同龄的爱尔兰青年人有更多机会去世界各地旅行,但他们并没有被惯坏,你能看到他们身上的社会责任感。”而十年过去了,Healy认为,中国学生完全有理由将爱尔兰放进名单选项中。

“我们两国真的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比如都是在1949年成立,比如爱尔兰也经历过改革开放的时代,过程中,我们经历阵痛。现在,开放带来的甜美果实就在眼前,是时候好好品尝了。”

本文已影响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