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眼醒醒吧,奥数培训对小孩子有可能造成伤害

发布时间:2018-11-30 10:07:04 编辑: 手机版

 这个问题,在以前的博文里面讨论过多次了,不过,现在网络都是快速阅读,家长们也都是图省事,喜欢把孩子送到商业性奥数培训学校。

国外也有奥数培训,但基本上都是公益的,因为公益的做起来之后,商业的就不可能有市场,中国是没有人做公益的,才有今天这种自己害自己的乱象。

雾霾岂不也是如此。

1

小学低年级阶段,我认为是不应该进行奥数训练的,练好数数和四则运算,是一个相当长期的工作,即使是对于数学有一定天赋的孩子,将此领域作为探索性学习过程,比做奥数题要难好几倍,效果会更好。

很多北京市的家长,乃至某些教师,不重视这方面的养成和训练,孩子算功都没过关,对算也都没有感觉,数学学习,是需要“成熟度”的,没有感觉上的那种熟与成熟,很难往下走。

国内有两位专门搞奥数竞赛和教材的数学家,给小学低年级阶段也专门编了奥数书配套,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没见过这两位年长德勋的数学家,但是对这种做法表示怀疑,他们给国内编写奥数教材,其他教材估计也都是抄他们的,进行推广的用意是好的,但是,把这件事情弄到小学低年级阶段,是否合适,他们是否谨慎考虑过。

以色列的数学精英教育,是从小学6年级开始的,每周一次,公益。

2

数学的关键,还是要学懂,这一点,奥数培训机构是做不到的,家长们也无所谓,反正凑个热闹就行,如果按照让孩子们学懂的标准来要求,估计绝大多数奥数培训机构都得关门,具体细节见前面博文。

孩子们的学习习惯的养成,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养成不懂、瞎做、套题的习惯,想再改也难,数学跟语文不一样,不能在半懂不懂上继续,只能在懂的基础上继续。有些大学生,正是因为小时候不当的奥数培训经历,导致整个大学都学不好数学,连外山门都入不了。

反而是有些农村孩子,从小没有接受过这种训练,到了大学阶段反而胜出。我在首师大教过的最好的本科生,就来自于江西农村,小学隔一周上一次学,因为教室不够,高考数学成绩也并不好。当然遇到了我,也算是他的一个机遇。

3

有博友,他自己说就是教师,理解不了我在前面博文中说的一个断言:『绝大多数孩子们,比如像我们这些孩子们,上了中学之后,每个周末去爬一次山,跟把爬山的时间用来学奥数,两者相比,我非常有把握地相信,前者的高考成果会更好,绝不会更差,不是说一定不学奥数,而是在孩子们的有限的时间里面,怎么去选择。』

看来,他是根本没有明白,爬山是什么意思。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是孔子与苏格拉底共有的教学方法,爬山的时候,互相讨论的过程,对孩子的增进是非常大的。

最根本的,恐怕还是在于感悟天地,一个人能否成材,最关键的还是那份元气与灵气,这是做再多的数学题也克服不了的功夫,数学是非常讲究悟性的一个学科。数学学习绝对不是孤立的,孩子们也不是机器人,家长按个按钮,他们就能圆满完成任务。

如果一个孩子,不是说自己特别想做奥数题,成天只想做题不想干别的,乃至进一步的,特别有把握能拿到奥数金牌,显然周日把时间用到爬山上,比呆在家里瞎做奥数题要强得多,所以我们说对于绝大多数孩子们是应该这样选择的,可惜的是,中国家长们乃至很多教师们还没到理解这句话的层次,缺乏文化的与自然的底蕴。

4

人,都是自己把自己搞笨的,不要以为,自己不会伤害自己。小孩子们也会这样的,所以我们作为家长,其实要防范的不是他们不学,而是他们误入歧途,瞎起劲,奥数竞赛确实利欲人心,有些人利欲熏心,容易丧失清明心境。

其实,即使就数学学习来说,除了奥数这条路之外,张英伯、李克正他们想探索的就是,让高中生毕业的时候,数学上最优秀的,能够掌握大学数学低年级课程,比如到大二、甚至到大三。但这个,即使是在法国精英教育体系中,也是没有做到的事情,那些拿着国家高额投资的精英学生们,也仍然是通过了大学级别精英选拔之后,才开始大学数学学习的,虽然他们叫做预科生,其实比普通大学生获得的国家投资要多数倍。

现在,中国家长们谣言传成,北大数学系有1/3的学生在入学的时候,就学完了大三课程,以讹传讹,还是有不少中国人相信,可见对数学学科不了解的有多少。

奥数竞赛,跟大学数学课程学习,即使对于极为优秀的中学生们来讲,二者也不可兼得,张英伯、李克正他们,想走的正是一条跟奥数不同的路,并不是说,让学生一边学奥数,一边学大学数学,这个谁也做不到的。

看看陶哲轩吧,13岁就拿到奥数金牌了,然后还是老老实实地读了四年大学才去美国的,大学数学学习,对于天才来说,也不是太愿意跳级的,更何况他人。

睁眼醒醒吧,至少不要乱传虚假的谣言,连这个都做不到,谈什么数学精神。

本文已影响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