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舞蹈《邵多丽》谈民族舞与现代舞

发布时间:2018-12-21 10:17:10 编辑: 手机版

 要想创作出好的,适合现代人的审美眼光的民族舞作品,外来的、好的元素,我们都要吸收,但不能盲从,要坚持自我,让其国际化,但不能被国际同化,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风格。只有掌握好一个吸收的尺度,我们才能使原有的民族舞走得更远,让世界看到中国舞蹈的生命力和张力,让世界认同中国的民族舞。

  一、现代舞带动了民族舞的发展

  上世纪80年代初,当西方现代舞大量传入我国时,被人们视为“洪水猛兽”,而十年后,现代舞不仅没有被挤出中国国门,并且在这块古老文明的国土上生存、开花、结果。而我国跨越几千年时空,传承至今的民族舞却不再受人们青睐,甚至一些民族舞已经滑向消亡或消失的边缘。因为民族舞是在封建意识形态下产生的,带有极强的封建性,其自身的发展是非常缓慢的。而现代舞恰恰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它的创新意识和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都从各个层面对民族舞创作产生了有利的影响。但如何让民族舞固有的风格化,理想化的动态动律与现代题材的现实感相结合,而不致现代题材或者是过于现代的动作去破坏民族舞蹈的韵律呢?这是值得深究的一个课题。加入新鲜舞蹈元素,又烙上原生态民族舞蹈印记既完美运用外来的舞蹈形式又能鲜明看出舞蹈律动和形态的佳作,要做到既能尊重舞蹈的原始个性,又能让各个层次的观众所接受,就必须或多或少地加入现代的艺术手法。因此,怎样选择适当的现代元素来丰富民族舞蹈便成为作品成败之关键。

透过舞蹈《邵多丽》谈民族舞与现代舞

二、怎样才能创作出好的民族舞作品

  1.编导首先应深入生活

  舞蹈动态是从生活中感受到的,舞蹈形象也是从生活中捕捉来的,只有深入生活才可以把人物的典型形象以简洁、明快的方式表达出来。有的编导只是虚浮空想,也不研究文化历史背景,在没有深入生活、深入民间了解民族厚重文化的前提下就因为要创新,从而根据自己对民族文化虚浮的理解,再搬来一些自己认为合适的其他作品中的东西放到作品中,这样又怎么能让观众感受到民族纯朴自然的风格呢。

  2.在民族舞的变革、创新和发展上都必须遵循中国民族舞的审美本质

  无论在任何时间和空间里诠释民族舞,都应该遵循民族舞的审美本质。吸收是必要的,但不是盲从,不是照单全收,而是这一借鉴要以是否能做到“扬长避短”、“取长补短”为前提。第一届CCTV舞蹈大赛中的一个独舞《女钟馗》,舞蹈编导本身有极高的舞蹈造诣和灵敏的头脑,作品的初衷也是想展现出一个有所创新、用现代舞技法创编的汉族传统秧歌。但舞蹈一开始就很难找到任何一个秧歌种类的影子,随着舞蹈的继续发展,到了中段高潮部分,也就是女子穿上道服降鬼时,舞蹈语言更是既没有胶州秧歌“三道弯”的体态风格,又不见了海洋秧歌欲动先提的动律特征,只见令人眼花的现代灯光特效和类似现代舞的随意、洒脱,再也找不到民族舞的影子了,看到了创新,却丢失了汉族秧歌舞蹈中的中国面孔。

 3.要想创作好的作品还应该注意音乐的剪接

  好的作品离不开好的音乐,音乐在作品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舞蹈《孔雀》中有一些动作很精彩,但令人遗憾的是,到了舞蹈高潮部分,编导似乎忘了所创作的是傣族民间舞蹈,开始大篇幅地运用现代舞,完全抛弃了傣族舞的舞姿,除了不时有几个傣族舞蹈手形跳出来提醒观众这是民族舞外,差不多是在表演现代舞。而整个作品中傣族舞原有的韵律和风格也被大大削弱。最令人费解的是在前面动听的傣族民间音乐和后面快节奏的现代音乐之间居然没有任何形式的连接,两者也没有任何相似的旋律来相互映衬,就突然从这个音乐切换到另一个音乐。如果我们的编导都采取这种“省事”的方式,中国民族舞蹈的创新也就没有任何未来可言了。

透过舞蹈《邵多丽》谈民族舞与现代舞

三、从舞蹈《邵多丽》的创新中看民族舞与现代舞的完美结合

  《邵多丽》讲述了温柔的三月春风、淅淅沥沥的小雨唤醒了傣家的少女邵多丽,她们手持修长的翠竹、竹编的斗笠、和浓香扑鼻的鲜花,伴着邵多丽的吟唱去追寻梦想。三个花季少女在溪边、在林里、在花间,时而娴静小步,时而俏皮玩闹,时而与鱼儿一同戏水,时而与蝴蝶一起舞蹈。它们那曼妙的舞姿、优美的旋律,把我们带进了傣族那神秘的文化当中。《邵多丽》既现代又传统,既活泼俏丽又淑美传神。《邵多丽》在创新的路上没有走的太远,不仅保持了鲜明的民族属性和地域特色,又体现了时代精神和创新意识。《邵多丽》是青春亮丽的,是欢快明艳的,更是心在唱、眼在笑地向往未来的美好,把这份心里藏不住的快乐用俏丽又夸张的舞姿和表情充分地表现出来。中间部分,三个少女拿着竹竿一起快节奏的一段动作把舞蹈推入高潮,这段动作打破了传统傣族舞蹈含蓄的形态,动作灵活跳跃,比较狂放,充满活力。她们的舞姿在绵软的傣族风情里突显出现代舞蹈的干脆,在现代风味的鼓点节奏中浸透着傣族舞蹈的曼妙,这就是《邵多丽》让我看到的基本形象。不难看出在这个傣族舞蹈里包含着较多的现代舞成分,甚至可以说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民族舞,而是现代舞与民族舞这两个不同舞种的结合体。那么是什么让这个进行了大胆尝试的作品不仅得到了很多观众的喜爱和赞赏,包括很多资深的评委和专家都对它做出了很高的评价呢?我想无疑是因为编导对这个作品中傣族舞蹈的动作和现代舞的动作进行的天衣无缝的结合。另外,舞蹈与音乐的有机结合也让作品锦上添花。《邵多丽》的舞蹈音乐有别于传统傣族舞蹈音乐,传统傣族舞蹈音乐大多由葫芦丝演奏,节奏较为平缓。而《邵多丽》的舞蹈音乐以语言作为音乐走向,一开始就有一个甜甜的女声用傣语念白,其念白的节奏性很强。为这甜美的声音“伴奏”的只有节奏乐器和其他一些电子音效,除此之外,便没有其它旋律的乐器了。这种配器方法非常独特,很是新颖。甜美女声念白从开始到舞蹈音乐中期,一直是音乐的主旋律,直到舞蹈音乐最后,才转成了歌曲,有了真正的旋律,歌声的冲出带出高潮,表现出情绪的升华。可以说这种以节奏型念白为主要音乐贯穿体的创作手法,为舞蹈音乐的旋律迈出了新的一步。

透过舞蹈《邵多丽》谈民族舞与现代舞

总之,处于文化转型期的我国民族舞蹈,必须要与社会发展的需求相适应,必然要受到国内外文化环境的制约和影响,总的趋势是适应不同职业、文化层次、审美情趣群体的需求,横向开拓多层次、多功能、多种风格特色,高品位、高立意、高水平的民族舞蹈作品;在接纳吸收各民族和外来舞蹈文化的同时,发展本土民族舞蹈文化,使之跟上社会前进的步伐。总之,中国民族舞蹈的创新,时代性是关键的属性,因为它关系到作品是否具有生命力,是否能被更多的观众接受。但更关键的是作品的民族性和地域性。因为它们是作品创新的基础。创新,必须牢牢站在民族性、地域性这个基础上,创造性地运用现代意识,顺应现代人的文化心理,合理借鉴外来的新的舞蹈元素和其他物种的长处为我所用,跟其他的文化进行交流,取长补短,不要自我孤立或贬斥他人,脚踏实地,才能走出一条中国民族舞蹈的广阔大道。

本文已影响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