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村医疾呼:别让我们的执业医师证,成为一张废纸!

发布时间:2018-11-07 10:16:15 编辑: 手机版

 其实国家一直都在鼓励乡村医生考取执业医师资格,希望能提升村医的资质和水平,但很多村医们由于年龄和学历的原因,基础比较薄弱,想要考取医师资格,需要比别人付出很多倍的努力才可以。

考取之后的改变却不太尽如人意。很多村医努力获取之后,这个证书并没有给他的工作生活带来多大改变。

百万村医疾呼:别让我们的执业医师证,成为一张废纸!

致使产生了以下几种现象:

有证没证一个样

据统计,当前在村卫生室工作的医务人员,仅有30多万持有执业医师或助理医师资格,大部分还仅为乡村医生资格。而这近百万乡村医生中,大部分还只是初中学历,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比例只占7%。

然而有的拥有执业医师资格和大专学历的乡村医务人员的状态,跟仅拥有乡村医生资格证的乡村医生,在待遇和保障上区分并不大,有证没证一个样。

那么当初努力考证是为了啥,还没有证的村医究竟要不要考证?这就是个该考虑的问题了。

考证不积极,提升慢

既然“有证没证一个样”,那乡村医生努力提升的动力便不足了。有证的和没证的干一样的活,挣一样的钱,又何必去挤出可怜的时间看书复习?

所以不少人就在这犹豫中蹉跎了岁月,等年纪过了,精力、学历都无法应付考试的时候,想努力也没用了。

现如今基层急需全科医生,国家和地方出台各种福利措施来鼓励基层人才向全科转化。但全科转岗的前提是需要拥有执业医师资格,光这一项就足以阻拦住很多想转全科的乡村医生。更别说自己创业开诊所,没证的话都是天方夜谭。

新的人才不愿进入基层

基层现在急缺拥有执业医师资格的人才,招聘门槛也在逐渐提高。我们知道现新进入村卫生室从事预防、保健和医疗服务的人员,应当具备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资格。

这些为的就是能招揽更多高层次的人才来填补基层的人才断层。可外部门槛提高了,我们内部的门槛却没有明显分级,那如何对接呢?

新的人才拥有执业医师资格和高学历,可以选择更好的发展空间,基层如果一直保持干多干少一个样,有证没证都这点钱的状态,人才又怎会愿意进来并且留下?

因此,基层的待遇必须要因“人”而异,只有在待遇上给予支持和倾斜,才能起到督促和激励的作用。要促进乡村医生人才转化,就需要让大家看到努力之后实实在在能获得的东西。

让待遇因“人”而异

对于这一点,今年也有很多地方做出了各方面的尝试,乡村医生可以通过努力增强自己各项技能。

例如:

青海省健全多渠道补偿政策、建立乡村医生养老制度,采取政府补助方式,全省95.1%的村医参加了100元至2000元不同水平的新型农村养老保险,部分条件较好的地区安排村医参加了职工养老保险。

陕西省提高薪酬待遇,优先保障全科医生编制,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科医生工资水平,使其与当地县级综合医院同等条件临床医师工资水平相衔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内部绩效工资分配可设立全科医生津贴

江苏省海安市为在岗适龄乡村医生全部办理“五险一金”,着力提高乡村医生待遇,有效调动乡村医生的积极性,稳定了乡村医生队伍。

广东省将山区和农村边远地区乡镇卫生院医务人员岗位津贴的补助标准从2016年的每人每月500元提高到2018年的每人每月1000元,实现两年翻一番;将村卫生站医生补助从每村每年1万元提高至2万元。薪酬制度上,落实“两个允许”:一是允许对考核优秀的单位适当增加绩效奖励;二是允许专业技术、管理、工勤等岗位实行分类考核,在分配中坚持多劳多得。

待遇、编制、社会保险,这些都足以让乡村医生为此而努力,让拥有执业资格的人感到欣慰。

让工作内容因“人”而定

不少村医不愿考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即便考了证,工作还是不会变,依旧是要每天做那些繁琐、冗杂的公卫工作,为这一丁点的绩效补助而耽误诊疗工作。

现在,国家已经开始逐步扭转重视基层“重公卫轻诊疗”的现象,强调要“医防融合”,加强基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两手抓”。

所以,基层医疗需要有一个工作内容上的区分。一个医生的精力是有限的,一个人是很难把公卫、健康扶贫、诊疗工作都不偏不倚地全部完成。

哪些人适合诊疗,哪些人适合公卫,在重点上有所安排和区分,做到术业有专攻,才能让医学人才学以致用。

基层卫生人才卧虎藏龙,如果不能给这些人才以鼓励和扶持,基层就无法建立起积极的竞争机制和人才体系。所以,请不要让乡村医生的执业医师资格证成为一张废纸,也不要让广大的村医朋友失去进步的信心。

本文已影响
+1
0